家园地址:杭州东天目山, 微信:13811881398, E-mail:sxlzhjy@qq.com, QQ: 1135981061, 微信公众平台: sxlzhjy, 电话:138.1188.1398,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ylhsmhy
首 页 全年课程 咨商导师 分享回顾 消息新闻 行星颂钵 OH卡图卡 图片视频 淘宝店铺 答疑解惑 自在家园 支付方式 联系我们
 
自在家园·分享

 

自然发生 (杨力虹/撰文)


 

山上,树上的叶子都在缤纷地变黄、变红,然后就在秋风中,逐渐飘落了。
王木根大哥说,老、病之人也易在这个季节,被变幻莫测的天气袭扰,离世。
我叹,这跟树木完全一样啊。
王哥说,人,与任何自然界的生命,没有两样。
一切都是自然发生,当机缘成熟时。

 

成、住、坏、空,没有一物可以逃脱此律。
释迦牟尼佛遍知这一切。

 

我们却想用自己的欲望绑住“住”。
我们想用科技的手段来阻断“坏”、“空”的示现。


就像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就说,现在的番茄放好多天都鲜艳如故,不会腐坏,再也吃不到50年前那些自然栽种、自然生长、自然腐坏的番茄了。这样不会腐坏的食物,人,吃进去,会如何?不难想象。7年前,记得满亚法师在讲演里提到,最容易腐坏的食物才会是最新鲜有益的。

 

而人心呢?我们时刻地抓取所谓的“安全感”,即使它从来没存在过,但我们却绞尽脑汁、使尽手段来抓取这个虚幻不实的存有。有人用金钱、有人用汽车、有人用房产、有人用地位……有人甚至用年龄(不乏忘年之恋者,用年轻来抓取年老伴侣,似乎这样会让自己有不被背叛的安全感 )多么诡异的人心啊,都被套在自己的把戏里了。

 

违背本性,对抗自然规律者,当然会被强力反弹回来。

把心调伏得柔软,友善对待生命,让一切自然发生,不好吗?


 

 

练师傅的困惑 (杨力虹/撰文)


 

住在东天目山自在园,深居简出。
走访的邻居不多,练米平师傅是其中之一。

 

30年前,练师傅因为给弟弟建房,从房顶上摔下,高位截瘫。
同时,孩子夭折,妻子改嫁等不幸都降临到他身上。

 

但,这是位博览群书、对生活充满乐观,对命运敬畏、臣服的梅家头人。
每天,他坐在竹椅上或床上,用残疾的身体全面配合,做批发价三元一把的竹刷把。偶有心情不好时,会抽根烟。每次上门,他都边干活,边跟我们聊天。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每天工作8个小时。不劳动,不得食。

 

他跟我讲梅家头的祖先,讲山魈,讲外婆,讲植物,讲动物……国家大事、领袖人物、社会新闻,则是跟长官等人探讨的主题。跟他交流聊天,你不会认为他是位不能行走、无法出门的残疾人。

 

前两日,去拜访。练师傅表情困惑,燃着根烟。说前段他家来了位高级知识分子住客,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事业有成,现在因为“信佛”,又听某“高僧”说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带着全家,来气场旺、加持力强的寺院边躲灾,就找到练师傅家租住。

 

他们也聊天。谈起练师傅的刷把生意,知识分子问:每天赚多少钱啊?练师傅如实回答:每天5、6元总是有的吧。知识分子惊愕中,丢出一句话:要我每天赚5、6元,我就去死!练师傅呆住了,这是他50多年人生里听到的一句最不入耳,也最困惑的话。我一去,练师傅就问:杨老师,知识分子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不敢揣测知识分子的意思,但我想,如果他落入每天只赚5、6元的境地,他并不会死,只是,他那时是真正“穷困”了。除非,他能真正像一位佛陀弟子,出离,去除对生的贪执。而这最大的贪,又是几人能够超脱的呢?究其底,也许他来自让自己自卑、自负得只能用钱来证明价值的“穷苦”农村,他信的“佛”,不过是另一种保佑自己荣华富贵、光宗耀祖、性命无虞的交易罢了。世界的一切,他都只能用一个东西去衡量、取舍:金钱。

 

此时,映入我眼帘的是练师傅仍在劳作、变形扭曲的双手,它们在协调地动作:剖竹片、刮竹丝、跟主人的嘴配合,捆绑成束……精细而实用的传统手工生活品,它可能未来会被洗碗布、铁刷等取代。3元一把,去除成本,也许每把能赚5毛到1元。那双一直在劳作的手,它们是那么鲜活的存在,它们在用自己的力量证明生而为人的尊严与价值。它们不应该被歧视、鄙夷与践踏。

 

知识分子还怂恿练师傅把我送给他收藏、玩味的一百多元尼泊尔币去银行换成:人民币。我忍俊不禁,也为这所著名学府培养出这样的人“财”悲哀,也许这样的人自诩聪明盖世,精明过人,但我的心中,只有对他的同情,夹杂一丝悲凉。也许,眼下,他只适合,抱着金枕头,彻夜难眠。

 

不能排除,某一天,他真正看见,并且懂得了练师傅的那双手。


 

 

不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 (杨力虹/撰文)


 

昨天发出邀请,请成长伙伴们到自在园过端午,马上有伙伴问:具体怎么安排的?这个问题,在近两年的尼泊尔、不丹行里也时常碰到,经常有伙伴们:明天怎么安排?后天怎么安排?

 

就像我们从来不会认为意外或者死亡会随时到来一样,我们制定明天、下个月、下一年的日程表,课表,工作进度表……我们活在这些表格里。按步就班,虽然被限制、被约束,却,安全,有序,稳定。

 

这是我们头脑的轨道运作机制,我们用一个幻相替代另一个幻相,以为那就是实有、不变、恒常。佛法里讲“常执”,我们生活里的“常执”随处可见,被人类运用得非常广泛。如果偏离这个头脑营造出来的虚幻轨道,大家就会觉得无所适从,不知所措。无所事事的日子似乎比计划周全的日子难过上千倍。

 

好在,部分灵性尚未泯灭,“元神”尚未被“识神”遮盖的伙伴们会意识到:一切皆会自动发生。一切皆是因缘和合。

 

就如上次的尼泊尔之行,在为伙伴们补行星能量课的时候,讲到日、月能量的时候,机缘成熟,给一个从小被遗弃的伙伴现场做了”跟亲生父母重新连结“的个案,而她之前从未设想过在尼泊尔会解决这个困扰多年的问题。这是学习颂钵之外的重大收获。另一位伙伴,在颂钵练习时胆小、怕出错、拿颂钵的手都在颤抖,我鼓励她,让她回去拥抱那个被卡住的内在孩童,重新连结,给她力量,赋予她勇气与信心。生命里的身心障碍都是缘于被排除,生命之河才会有漩涡、有险滩、有礁石、有淤塞。河道顺畅,才能让身心俱畅,生命的内在力量才会显现出来。

 

还有一位伙伴,在亲密关系上困扰多年,除了跟母亲的连接障碍外,还有一个被堕掉的孩子,十几年,他没有被看见,被承认,被尊重。某天早晨5点,我和其他两位朋友一起,陪同这位伙伴到寺院里举办了一场为时三个多小时的超度法会,为这个孩子,也为她自己。当我听到动人、深厚的维那师唱诵,众僧如法的仪轨,看到外表强悍、精明的她流下泪水时,释然:她有救了。她自己当然没想到:突然决定来尼泊尔的那个瞬间,善因的种子已经播下。

 

再如,这次的自在园活动,某个下午,我让伙伴们做跟母亲连结的练习,因之前观察到几位伙伴都跟母亲的连结有问题,从这个练习延伸到一位伙伴需要接受妹妹去年离世的课题,现场为她处理这一部分,几天后,离开时她的感悟让其他伙伴都为她鼓掌。


生命原本就这样不可思议。因缘和合之中,一切皆会自然、自动发生。

 

日程清楚、顺序规范的工作坊、课程、咨商固然可以帮助到许多有备而来的人,但,当机点化、随机疗愈我认为更有效果,当时空点交汇的当下,心灵与心灵的相应、能量的碰撞、互动会更深入、透彻、细致,影响与效果更为长远。


学会让自己放掉掌控,看清“安全感”从来都没存在过的真相,轻松自在地活在每一个当下,是大家需要面对的功课。
当你认为自己可以活在“不安排”中时,欢迎来自在家园。也欢迎你跟我一起,去尼泊尔、不丹、印度……


 

 

很高兴,你回来了 (杨力虹/撰文)


 

亲爱的们:


欢迎回家!


低碳、环保、节能、原生态是自在家园维持与发展的理念,在这里,我们友善地对待动、植物,对待土地,对待人,对待……这里不提供一次性用品,这里没有电视、空调、麻将。如果可以,请关闭您的手机、忘掉电脑,与网络断开连接,免去无意义的互动,停止头脑里的聒噪……

 

松下来,静下来,跟自然共处,与自己为伴,您可以在鸟鸣声中起床,在静谧的夜色里入眠,听溪水欢快地流动,看山花灿烂绽放、被山风轻柔地抚弄……回来,回到生命的本来。每天,您会与众多的植物、动物(尤其是小昆虫们)相遇,请善待它们,因为它们也希望得到快乐,远离痛苦。


如果您习惯与人共处,自在园备有两三个伙伴共处的房间,如果想更纯粹地与自己相处,请提前向园丁申请单人居住。在房间充足的情况下,我们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自在家园背靠凤凰山,面对元宝山,属东天目山景区,在青山绿水的包围中,空气中的负离子含量远超城市。


自在家园的园丁是当地农民王木根夫妇。通过他们,您会学到更多的生命智慧,比如燕子的窝每年朝哪个方向开,比如哪种植物有药用价值,再比如人的生命如何与自然相应……


自在家园的食物以素食为主。为我们做饭的是农村大嫂,食材多为新鲜的山野菜、山上的竹笋、乡民磨的豆腐……从传统的老土灶里烹饪出来的纯天然食物,相信您会重新跟大自然连结。请在就餐时,保持清醒觉知,不再囫囵,每嚼动一下,让食物的滋味溢满口腔,让味觉全然开放,敏感觉察。


在这里,您每天喝到的都是从山上流下的山泉水,用它泡出的茶会让您唇齿留香,清甜怡心。来自在园,您可以适时地参与劈柴、烧火、植树、种菜等农活,也可以学习制茶、制笋干、加工山核桃……活动一下您那双敲打电脑键盘的手吧,相信会有不一样的体悟。


书架上的书是给爱书的朋友们准备的。请不要把它们带走,因为它们希望能留在这里,让更多的有缘人分享。


再一次欢迎你,很高兴,你回来了!


Copyright(c) 2008-2015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京ICP:090028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