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地址:杭州东天目山, 微信:13811881398, E-mail:sxlzhjy@qq.com, QQ: 1135981061, 微信公众平台: sxlzhjy, 电话:138.1188.1398,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ylhsmhy
首 页 全年课程 咨商导师 分享回顾 消息新闻 行星颂钵 OH卡图卡 图片视频 淘宝店铺 答疑解惑 自在家园 支付方式 联系我们
 
“见你如我” —— 安心正念系统排列导师班二阶有感(张婷/文)

自去年“行星能量·颂钵疗愈师”课程毕业后,有幸亲历并多次跟随“安心正念·系统排列体系”创始人—— 杨力虹导师的家排沙龙。每一次参与,场域里代表与案主之间那些移动的发生,那些潜藏在各种关系背后的能量流动,以及个案结束时那些伴随泪水和各种情绪生灭的和解与序位连结,都令我不断地升起意图探索“系统排列”的想法!

 

五月,自在园的石榴花开的正艳!怀揣着回家般的喜悦,与“安心正念”导师班的同学集结完毕,开始为期五天的内在成长与关系解读。

 

当晚,开学典礼依然是“颂钵·颂唱”为灵魂的音乐会。那首盘旋在空中的音律,饱含着家园伙伴们真挚的情谊和就此连结的欢喜。杨力虹老师一句“欢迎回家”,顷刻间让温润的泪沾湿了同学们的睫毛……带着这份暖意安眠在天目山的虫鸣中,梦里盛满的只剩对明天课程的满心期待……

 

紫藤下的铃声响起,大家正襟危坐于家排的课堂上。第一次正式接触导师班课程的我,一脑门的“我以为”……我以为会听到关于“家排”详尽的介绍、我以为各位师姐会深情款款地讲述她们与“家排”的故事、我以为杨老师会对每一位学员送上开课前的寄语……可老师只说了一句——现在我们开始第一个“个案”!看到同学们争先举手,看完第一个个案的全过程,“我以为”的所有画面像一块玻璃,被击得粉碎……没有任何语言、没有任何分析,没有任何框架,案主的“真情流露”与代表的“神同步”,一个经由两者之间自动还原的议题真相,心里瞬间升起一个答案:这就是神奇的“家族系统排列”!

 

起初,我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学习者、一个观察者的角色上,透过大家个案的情景再现,那些自认可以管控的情绪以及我坚强封闭的身体反应系统开始不断地被冲刷、被启动、被唤醒!同学在“案主”、“代表”两个角色中的自如转换,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剥去外壳的勇气和化解转还的坚定,让我开始坐不住了……课间休息时,杨老师问我准备等到什么时候探索自己的议题?我回复到:马上!

 

坐在“案主”的位置上,最初的那份“忐忑”和议题的“纠结”遁于无形!安住杨老师身边,环顾所有同学善意的笑容,我知道接下来所有的发生,都是被允许的。带着这份全然地接纳,我讲出自己的议题“寻找父亲的力量”……

 

 

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儿,据说从出生起就让爸爸有些失落,因为我不是“儿子”……第一次离开家去外地求学,爸爸带我前往。在亲戚家暂住的那晚,爸爸和家人聊到我和姐姐之于他的关系。原来在爸爸心里一直因为姐姐自幼体质不好,而经济拮据无法给孩子最好的治疗和营养而内疚。我的出生也是因为奶奶怕姐姐身体太弱,以防万一多一个备份的选择。爸爸的言语间传递的是我这个老小,事实上有些多余。这席话像一个魔咒击中了我,也应证了从小到大爸爸对我不太关注的原因。

 

从那一刻起,我带着“我是多余的”这个念,将自己置身于家庭之外。无论去哪里漂泊、无论经历过什么,一切都在我自己的肩上,从不与爸爸分享。于是我们的交流少之又少,以至于我的人生处于事业低谷、婚姻重创的阶段,他都是最后知道真相的人……

 

我的个案,会是怎样的呈现?选出自己、爸爸、妈妈、姐姐和未存活的哥哥代表时,我的心瞬间纠在一起。场域里代表们的呈现是如此的熟悉:姐姐拉着我和父母相对而站,哥哥一个人默默地退到一角俯身而卧。当哥哥倒下的时候,父母的目光被牢牢锁定在这个没有机会活下来的孩子身上……

 

我和姐姐无奈地注视着他们,因为他们始终没有注意到我们姐妹的存在!姐姐愤怒地拉着我转过身去,背对父母满心的决绝。

 

我换下“自己”的代表,站到姐姐身旁,却不住地回头张望:心疼爸爸表情的凝重和身体的无力,心疼妈妈眼中无尽的悲伤与绝望!当代表父母各自的家族命运上场时,我的“爸爸”尽然无力支撑、瘫坐在地上、双目紧闭、呼吸急促!爸爸代表感觉自己很愧疚,对于孩子和爱人,他无法给予我们想要的结果。他已接受他命运的状态,不想再打破这种平衡;妈妈代表流着泪,和自己的家族命运并肩而立,一刻不离地注视着我,苦涩地挤出一句:我不甘心……泪眼婆娑里,我仿佛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始终不安于现状的原因;明白了自己拼命通过所做的事情证明自己价值的原因。那是源于母亲对自己命运的不满,而寄予我的生命改变她苦难宿命的结果……

 

杨老师对我说:你是这个家里最有爱的孩子,始终在寻求拯救家人的方法和机会。看看可否跪在父母面前,告诉他们你需要表达的话…我和姐姐的代表跪下来,按照老师的引导对妈妈说:你是大的,我是小的。妈妈,你的命运太沉重了,我承载不起。请允许我过的比你幸福、过的比你富足,请允许我成为我自己!此时,“妈妈”含着泪微笑,点头示意:我允许!

 

我们转向“爸爸”,他依旧满心愧疚地坐在那儿双目低垂。我们对爸爸说:爸爸,我们尊重你的命运和选择,无论你以怎样的状态及方式存在,我们都接受。我们知道你是爱我们的,我们接受你爱我们的方式!爸爸听完睁开眼睛,坐正身体,眼里饱含着深情的泪水。

 

老师引导我们看向“哥哥”,诚恳地对他说:“哥哥(弟弟),我们看见你了!你离开了,而我们活了下来。你的生命将通过我们继续,我们心里将永远给你留一个位置。我们爱你,我们会做更多的好事来回向你,请允许我们带着你的生命好好地活下去。”“哥哥”表示很欣慰,很平静,祝福自己的姐妹能够好好活着……

 

老师对我和“姐姐”说:“现在可以站起来,在得到了父母、哥哥的祝福和允许后,试试看身体会有怎样的移动发生!”我和“姐姐”相视而笑,“姐姐”拉着我转身走向场外,驻足于窗前。窗外,天目山漫山的竹林随风舞动,烟雨中的山脉格外秀丽。心轮处有一股暖暖的力量在升腾,我知道,那就是我曾经失去并一直在追寻的力量。此刻,它正安住在我心里……

 

“如果允许,你们可以带着这份爱的能量,振翅高飞,飞向属于你们自己的方向……”杨老师温柔而坚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和“姐姐”随即手牵着手,展开臂膀,在整个课堂的场域里快乐地“飞翔”!父母欣慰和祝福的目光,在我们身后久久地凝望!“爸爸”说:“看到姐妹俩能够欢笑、能够一起飞向远方,爸爸感到无比的幸福。我,是爱你们的…”

 

二十分钟的个案过程,却解开了我四十年的内心困惑。当我看见爸妈的目光凝结在失去的“哥哥”身上时,我突然意识到爸爸之于我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重男轻女”,而是对于本该拥有一个代替他顶门立户的儿子,却错失拥有他之后的懊恼和愧疚。如果这个孩子活着,我们的家庭或许会有更多的可能性。我也理解了自己为什么会和许多异性朋友以“兄弟”相称,即使在“亲密关系”中,我理想的伴侣其实就是我失去的“哥哥”……

 

下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爸爸发信息,那种强烈的表达自己的情绪根本控制不住。

 

 

“我也爱你”这句话对于我不善表达情感的爸爸来说,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诚意!我想今后我不再纠结于“爱的表达方式”,他的爱就在我回家时,给我做的每一餐饭里;就在朋友圈默默的点赞里;就在他从不表达的牵肠挂肚里……

 

感恩,家排场域里的无穷能量;感恩,杨力虹老师自内而外吸引我的智慧之光;感恩,自在园里得遇的每一位伙伴…从成为“颂钵疗愈师”到走向“系统排列执行师”,这一切发生,都在不断地还原内在的自我,呈现身心合一、如实如是的“张婷”!

 

在“OH卡”真实自我探寻的沙龙里,一次小小的练习又给我注入了一份信心。我头脑中选择的自己和以直觉盲选的真实自我,居然是同一个形象……OH卡人物颈部的小标记甚至和我颈项上与生具有的“痣”同一位置。我没有询问老师“这代表什么”,我内心的声音在告诉我:请相信自己吧,你正在真实地呈现自己!

 

 

五天,二十多位小伙伴的个案再现,恍若经历了无数个“生命历程”。

 

透过开梅“0-3岁”孩童期的创伤,透过她与生命源头的和解与连结,我仿佛看见自己因难产差点与生命擦肩而过的恐惧。我相信在母亲子宫里渴望活下去的自己曾经经历过一番与死亡的搏斗,更感知到妈妈与我一起为了让我活下来而共同作出的努力。面对那份出生即和母亲一起与死亡赛跑的努力,面对那份母亲以自己的痛苦伤痕为代价换取我“活下来”的支撑与助力,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好好活着、珍重生命!!那一刻我对自己说:好好爱自己吧,这份活下来的资格,来之不易……

 

透过78岁的丁伯伯,我看到了我父母之间的关系呈现。原来,妈妈多年为爸爸的付出,为孩子成长的努力,已把她摆在施予者的位置,她是爸爸的“恩人”,是孩子的“菩萨”,而这一看似崇高伟大的角色,却偏离了原本该有的“伴侣”“母亲”的定位。

 

透过刘华老师和母亲和解的个案,我们看到一个“刚强难化”的妈妈,看到一个和自己母亲中断连结而把这份情感嫁接到女儿身上,拼命掌控和抓取的虐心关系的重现。最令人撼动的,是杨老师帮助刘华鼓足勇气走出被母亲命运纠葛的画面。“妈妈,我救不了你!我只能做我自己……”当“妈妈”的代表在女儿转身离开后声嘶力竭地呼唤声传来,我和同学们也泪如雨下。这份必须以决绝的方式成为自己的选择,是如此地艰难,而又是如此深刻地描绘出“活出来”的必经之境……

 

太多直触灵魂的场景无法一一描述,内心的震撼如同大海的波澜久久无法平息。我的第一次“系统排列执行师”课程,尽管大多数时候都在“案主”的位置上,却也通过杨老师全程带领的过程,对“家排导师”这个场域里的重要角色有了浅显的认知。

 

通过对老师在场域里工作方式的观察,我意识到“排列师”首先应明确的职责是“陪伴者”与“观察者”,而并非“指导者”和“疗愈者”,尤其忌讳扮演“拯救者”!  代表及案主进入排列场域,排列师便要退守,把整个场域交给家族系统的能量场和代表与案主。虽然要不断地关注、观察能量系统与案主、代表们的变化与反应,但只能做短暂的陪伴,并始终让自己处在不显眼、不干预的位置和状态,尊重一切的发生,只为对系统场域里具有推动、变化、影响的能量服务。“我们不是疗愈者,真正的疗愈是场域内自然发生的。并非我们排列师疗愈了案主,而是案主本身借由系统排列的力量,自我疗愈……”

 

五天来,杨老师的话字字珠玑、金句不断。老师本身的具足能量与“安心正念系统排列课程”的精髓,润物无声地滋养着大家。这份“正念”如同“宇宙母亲”之于万物众生的爱一样,无条件地接纳、允许、顺遂。

 

 

我想,置身于这样一个“正念团队”里,收获的不仅是一份安心的归属感,还有一份能量满满的使命感……老师是点燃无尽黑暗心灵的光,而“安心正念”团队的小伙伴则是传播这份光明的有爱者。带着“传灯者”的印记,自脚下的每一步开始践行,不停留在自己成长的喜悦里,而是把这份喜悦传递给更多在苦痛里挣扎的人们,如此才是对老师、对“安心正念系统”最好的“回向”……

 

六月一日,北京家排工作坊,我将带着姐姐以及两位深陷病痛折磨里的友人一起参加。如我对她们所说的那样: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死亡来临的一刻,我们却依旧沉浸在“为什么是我”的“无明”纠葛里……

 

爱你,我们的“安心正念”!我和伙伴们将在香格里拉,陪伴更多有缘者与老师一起,点燃彼此灵魂深处的,那盏明灯……

 

——张婷/文

 

 

Copyright(c) 2008-2015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慧心自在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京ICP:090028442